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益阳市高新杏林华美医疗美容门诊部 聂磊王胜普齐聚烟台,两位行业大佬神秘交谈,这是要有什么变故

发布日期:2024-06-09 18:55    点击次数:130

第130章 聂磊与王胜普的烟台之约

一九九九年,春末的烟台。

聂磊与烟台的好友黄志联手打造了一家豪华夜总会。开业前夕,聂磊拨通了加代的电话,邀请道:“代哥,我们的夜总会即将开幕,希望你能来为我们添彩。”加代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开业前夕,加代携同马三、丁建以及大鹏抵达了烟台。聂磊的介绍让黄志得知加代的到来,立刻以极高的礼遇迎接。

开业当天,黄志和聂磊在门口迎接着络绎不绝的来宾,忙得不可开交。加代一行人也站在门口,协助接待。

来宾们纷纷送上贺礼,并对黄志说:“黄志,你现在真是大有作为,这么大的生意都做起来了……”黄志和聂磊听后,心中喜悦难以言表。突然,几辆车驶至门前,领头车上下来的竟是烟台的崔华晨。黄志心中疑惑,暗自思忖:“他怎么来了?”

黄志还在疑惑中,又有数辆车相继而至,车上下来的是烟台八小:小李军、小坤、小德、小波……众人惊叹,烟台八小竟然都来参加开业典礼,黄志的声望可见一斑。

黄志对此感到困惑,对聂磊说:“我跟他们并无太多交情。”

正当黄志一脸迷茫之时,一辆s600轿车缓缓停在夜总会门口,崔华晨和烟台八小纷纷上前,恭敬地打开车门,齐声道:“大哥,大哥……”从车内走出的,是烟台权势显赫、名声远扬的王胜普。

黄志一瞥,见王胜普步入,立刻迎上前去,急切地问道,“胜普兄,您来了?”

王胜普爽朗地笑了几声,答道:“黄志,你这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啊,我本是来给你助威的,可半路上接到先生的电话,说今日不宜开张,赶紧把店门关了吧。”

黄志听得目瞪口呆。这时,于春华从王胜普的背后走了出来……

黄志猛然想起,于春华曾给他打过电话,提到在烟台开夜总会,她选择与青岛的聂磊合作,而不是与他,夜总会的生意因此一直不顺畅。

王志顿时意识到这是来挑事的,加代和聂磊也心知肚明。

黄志哀求道:“胜普兄,您看我这生意,一步步走到今天,实属不易。您作为大老板,就当我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放我一马吧!”

王胜普上前一把揪住黄志的衣领,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怒喝:“我说话你听不明白吗?把门关了!”

聂磊和加代在后方默默观察,但加代作为大哥,自然不能越俎代庖。聂磊迈出一步,质问道:“王胜普,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让我们开业吗?”

王胜普瞥了他一眼,问:“你是谁?”

聂磊回答:“我是青岛的聂磊。”

王胜普冷笑:“我听说过你,小伙子,识相点,带着你的人回青岛去。这是烟台,记住我王胜普的话,你在烟台的夜总会是绝对开不下去的。”

聂磊反问:“你凭什么这么嚣张?啊,你是谁,你说不让我做,我就不做了?”

说话间,烟台八小的李军、德子、坤子、波仔把五连硬拉了出来,“咔咔”地给聂磊撑腰,他们质问道:“你这是怎么跟我大哥说话的?你这是怎么跟我大哥说话的?”

聂磊此时也有点懵,自己现在手无寸铁,就算武艺高强,面对冷兵器也得退避三舍,更何况对方手里的家伙还能喷火。王胜普走上前,轻蔑地拍了拍聂磊的脸,嘲讽道:“跟我王胜普较量,我让你从此消失!”

聂磊此刻无言以对,这时加代大哥挺身而出,他说道:“诸位,有话好好说,何必动不动就要人消失呢!”边说边把聂磊拉到了自己身后。

王胜普打量了加代一眼,问道:“你又是哪位?”

加代回答道:“北京的加代,聂磊的铁哥们。大哥,我明白你们不是冲着夜总会来的,但今天你们是有备而来,在这里欺负我们。”

王胜普反问:“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加代说:“大哥,明天晚上还是这里,你带上你的人,我带上我的人,咱们来场较量。如果我们输了,我们从此不再涉足夜总会。如果你们输了,就别再找夜总会的麻烦。”

王胜普哼了一声,说:“呵,小兄弟,在烟台跟我叫板?行,明天晚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斗。明天晚上我在这里,如果看不到你们,我就把夜总会给拆了。”

加代坚定地说:“一言为定!”

王胜普带着人马离开了。

青岛的聂磊和烟台的王志合作,在烟台的夜总会开张,烟台当地的社会大佬王胜普与加代约定了时间,决定第二天晚上在夜总会门口一决高下。

加代急忙给大连的王平和拨了电话,"小平,快带兄弟们来烟台,我和聂磊这边出了点状况。"

王平和疑惑地问:"你和聂磊一起?咱们在青岛不是跟他有过冲突吗?"

加代解释道:"那些都是陈年旧事了,现在我们的关系就像咱俩一样铁。看在我的面子上,赶紧过来一趟吧。"

王平和应道:"行,兄弟,我这就动身。"

挂断电话后,王平和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于是他联系了旅顺的张斌,两人召集了二十多个弟兄,一同前往烟台。

与此同时,加代让马三联系北京的李正光和鬼螃蟹,他们接到电话后,也召集了四十多人。聂磊那边也召集了六十多人。这样一来,总共有一百二十多人。

十多个小时后,这些人陆续抵达了烟台福山区的芙蓉酒店。加代大哥亲自介绍着每个人,现场气氛热烈,大家欢声笑语,互相交流。

烟台八小的成员,隶属于王胜普的名下,他们召集了十人,加上崔华晨、崔华强、于春华,还有王胜普自己召集的人,总共有两百多人。第二天下午,王胜普特意给聂磊打了个电话,"我这就过去找你,别想着逃。"

聂磊回应:"我要是逃了,我就跟你姓。"

王胜普威胁道:"你还敢嚣张?等着,我马上过去收拾你!"

电话一挂,王胜普就对手下的兄弟们说:"拿上家伙,准备出发。"

王胜普率领的车队,五连子七连子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地驶来。聂磊挂断电话后,兄弟们纷纷拿起武器,准备迎战。多数武器是五连子,而鬼螃蟹竟然携带了六把十一连子。加代一见,赞叹道:“不错嘛,都拿上十一连子了。”

鬼螃蟹回应道:“代哥,怎么了?如果你喜欢,送你一把。”

加代笑着摆手:“算了吧,你自己留着,君子不夺人所好。”

这里的气氛似乎并不紧张。鬼螃蟹似乎急不可耐,想要立刻开始战斗。

众人在门口等待,王胜普的队伍即将到来。王平和他的得力助手小军与聂磊的头号战将刘毅站在一起。刘毅拍了拍小军的肩膀,提议说:“咱们握个手吧,为了磊哥,为了平哥,也为了代哥。”小军点头同意,两人握手。

就在小军和刘毅交谈时,三四十辆车朝他们驶来。当双方距离拉近到三四十米时,王胜普带领着二百多人下车。加代、聂磊、李正光、鬼螃蟹、王平一见,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对方都是二十八九岁到三十多岁的壮年人,不是刚入江湖的新手,而是敢于拼搏的老手。王胜普站在队伍中央,挑衅地问:“聂磊,你还真敢找人跟我较量一下?后面的这些人,难道不认识烟台的王胜普吗?”

王胜普话音未落,王平和的手下小军子已如藏獒般咆哮,嘴里念叨着“上还是不上?”。王平和瞪了小军子一眼,沉声道:“稍安勿躁!”

小军子急不可耐地反驳:“稍安勿躁?我等不及了,真的等不及了!”王平和迅速瞥向加代,眼神中满是询问是否要动手。今日是聂磊的地盘,加代自然不能越俎代庖。加代目光一扫聂磊,聂磊紧咬牙关,决然下令:“给我上!”

聂磊的意图是让自己的得力助手刘毅率先出击。然而,小军子一听到命令,便如离弦之箭般冲上前去,手持五连发,大声宣布:“今天我要和你们决一死战!”

王胜普那边,号称烟台霸之一的小德迅速迎上前。小军子毫不犹豫地冲向小德,一抬手就是一枪。小德愣在原地,没来得及反应:这家伙怎么二话不说就开枪了。小军子一枪便将小德击倒。

烟台八小中的另一位成员小太见小德倒地,立刻冲向小军子,五连发还未来得及开火,聂磊手下的头号战士刘毅已从背后对准小太“砰”地一声。转眼间,烟台八小已有两个倒下。

烟台八小的李军反手一枪,正中刘毅,刘毅应声倒地。

双方一触即发,战况激烈,各有损伤。加代的队伍中,王平和鬼螃蟹已经挂彩,但王胜虎却无撤退之意,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烟台。王胜普仗着人多势众,消耗战中占尽优势,调兵遣将的速度也远胜加代。

加代和马三目睹了这一幕,心中明白王胜普的意图。马三思索片刻,意识到如此下去绝非良策。

马三快步走向自己的车,打开后备箱,那里藏着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内藏两枚不寻常的“小地瓜”。他取出一枚,高举过头,大声呼喊:“自家兄弟们,先撤后退!”

马三此举意在威慑对方,并未真的将“小地瓜”投向人群,而是投向了无人之地,只听“轰”的一声,虽然无人受伤,却足以震慑人心。

王胜普的手下们一愣,心想战斗中竟用“小地瓜”?崔华晨、崔华强、于春华三人见状,冷汗淋漓,急忙拉王胜普上车,迅速撤离。

马三仍旧高举着另一枚“小地瓜”,对着王胜普的部下们说:“你们不懂?”话音未落,他便做出投掷的动作,众人一见,纷纷逃散......

加代与王胜普的对决,虽然双方势均力敌,但王胜普凭借地利之便。马三见状,从车中取出“小地瓜”,投掷一枚,暂时中止了双方的激战。

王胜普一离开,加代便迅速吩咐手下:“赶紧把受伤的兄弟们送往医院。”他不忘提醒,王胜普的人也得送医,但绝不能送到同一家医院。若两拨人马都送至一处,王胜普若追来,岂不是自找麻烦?

途中,聂磊拨通了王胜普的电话,“王胜普,感觉如何?玩得开心吗?我就想问问,你服不服?”

王胜普回应道:“聂磊,确实挺刺激的,不过我还会找你,咱们的账还没算完。”

电话随即挂断。

抵达医院,安顿好受伤的兄弟后,聂磊与加代商讨对策:“王胜普说事情没完,他可能会带人来找麻烦,我们该怎么办?”

此时,加代和聂磊手下能战的兄弟已所剩无几,加代便让李正光带着手下在楼下严阵以待,以防王胜普的突然袭击。

同时,加代联系了石家庄的吴迪,询问烟台附近是否有可信赖的朋友。吴迪表示,他只能从石家庄带人来支援,更近的帮手已无。加代又联系了天津大邱庄的大禹哥,大禹哥提议让德州的王铁牛前来,他的位置更近一些。

吴迪和王铁牛最快也需要五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加代无奈,只得静候援兵。

王胜普这边,他已打定主意:我不亲自带人去对付你,你的手下用小地瓜、五连子,我找些人过去,看你敢不敢轻举妄动。

王胜普,烟台土生土长,岂能不识白道中人?一通电话,便有五六十人马急赴医院,意图捉拿加代一伙。不久,加代便接到了李正光从楼下打来的电话:“任总,他们来了,五六十人!”加代从窗户望下,见人群已涌入医院,急忙对李正光说:“正光,你们快逃,别管我。”

电话一挂,加代无计可施,只得求助于勇哥。然而,拨打勇哥的电话,一遍无人应答,两遍仍旧沉默,三遍依旧无人接听。加代心急如焚,无奈之下,他命令聂磊:“拿着我的手机,不断拨打那个号码,直到有人接为止。告诉他,你是我兄弟聂磊。”

聂磊听后问道:“代哥,那你怎么办?”

加代答道:“我下去,先对付他们。”

加代独自下楼,刚出大门便与对方不期而遇。他直截了当地说:“我是头儿,楼上剩下的都是受伤的弟兄,躺在那里,你们找他们也无用,我随你们去。”

对方听罢,说:“你挺明白事理,走吧!”

加代就这样被带走了。对方虽然带走了加代,却并未完全相信他的话,仍派人上楼搜查,但一无所获,聂磊早已躲进了储物间。等到搜查的人离开后,聂磊紧张得汗流浃背。加代被带走后,聂磊按照加代的指示不断拨打电话,不知尝试了多少次,电话终于接通。聂磊急切地问:“你为何这么久才接电话?”

勇哥一听,便问:“你是谁?”

聂磊急忙纠正:“是我,勇哥,不好意思,我有点急,我是聂磊,事情是这样的……”

勇哥轻松地回答:“没关系,我打个电话。”

勇哥一通电话,都是他的人脉,谁敢不给勇哥面子?吴经理对加代说:“勇哥有话,你可以走了。”

加代疑惑地问:“勇哥就让你告诉我可以走?没别的指示?”

吴经理愣了一下,回答:“勇哥说要把王胜普带回来。”

加代坚定地说:“那我得留下来,等他回来。”

吴经理无奈地摇头,命令手下:“去把王胜普找来。”

一通电话后,王胜普急匆匆地赶来,本以为是要帮忙对付加代,结果一到场就被控制住了。

加代走到王胜普面前,直截了当地问:“你服不服?”

王胜普似乎有所领悟,开口说:“你……”

加代接着说:“我不需要别的,明天晚上在芙蓉酒店,你准备二十宴席,把你的手下都叫来,我不需要你道歉,只要你当着大家的面给我敬酒。如果你同意,今天我就放你一马。”

王胜普还能有什么选择?第二天晚上,在酒桌上,加代对王胜普说:“我喜欢喝酒,尤其是和知心朋友一起。”

王胜普好奇地问:“什么是知心朋友?”

加代回答:“三杯酒下肚,我们就是朋友!”

两人面前,三杯酒已经倒满。加代喝完两杯,当举起第三杯时,说:“胜普兄,这第三杯让聂磊和你一起喝,三杯酒,你多了两个朋友,划算吧?”

王胜普笑着回答:“划算,划算。”

加代的朋友圈又添了一位新成员益阳市高新杏林华美医疗美容门诊部,烟台的王胜普大哥。而王胜普大哥的友谊之树也因加代和聂磊的加入而愈发茂盛。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益阳市高新杏林华美医疗美容门诊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